七星彩500期走势

東西方文明碰撞出的迷人火花

2018-06-22 來源:李韻 作者:光明日報

2018年06月21日 08:4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韻

13世紀,馬可·波羅從威尼斯出發,開啟了橫跨歐亞大陸的漫長旅程。最終,他們來到了遙遠的中國。彼時的中國,處于元朝忽必烈的大一統之下,馬可·波羅一行見證了中國社會經濟與文化的繁盛。17年后,他們回到故鄉,此時的威尼斯開始醞釀一場偉大的文藝復興,并最終成為歐洲文藝復興的三大中心之一。13至16世紀,像馬可·波羅一樣往來奔波于歐、亞之間的西方人,成為連接中西的橋梁,中西文化由此帶來的交流和碰撞,是否能成為歐洲文藝復興的一個動因?又給中國帶來了什么樣的影響?

走進國家博物館南7展廳和南8展廳,在《無問西東——從絲綢之路到文藝復興》展中,你會找到答案。

中意兩國38家博物館,200余件(套)文物珍品——作為一場盛大的文藝盛宴,在國博舉辦的《無問西東——從絲綢之路到文藝復興》展,薈萃了諸多珍寶。既有中國在“絲綢之路”中的見證物,也有受到中國元素影響的西方物品,例如,中國和意大利在航海中使用的羅盤、針碗、航海圖和船只模型;青銅器、瓷器、玻璃器皿以及充滿西域風格的唐代陶俑等。展覽也通過意大利早期的文獻如《馬可·波羅游記》《通商指南》《世界地圖》等反映早期意大利旅行家和傳教士對于中西文化交流所作的貢獻。此外還有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的黃公望《溪山雨意圖》、倪瓚《水竹居圖》,故宮博物院的《宋人耕獲圖》等。展覽旨在還原意大利文藝復興藝術中的中國元素,以及中國藝術中的西方影響,呈現出不同文明之間彼此交融、共同發展、兼收并蓄的千年史詩,揭示多元文化交融共生、不同文明相互影響的歷史脈絡。

1、這是一條商品交換的貿易之路

“絲綢之路”這條連接著中國與歐洲的古代貿易要道,猶如沙海上的行舟,把東西方兩大文明聯系在一起。千百年來,中國與羅馬帝國這兩個代表古代文明最高成就的偉大古國,從對彼此茫茫然一無所知,到偶然、零星地跨越千山萬水相遇,在青銅、玻璃、絲綢等遺存上,留下了交流的痕跡。

公元79年,維蘇威火山突然爆發,將羅馬帝國的龐貝古城覆蓋。公元18世紀中葉,經考古工作者挖掘,龐貝重見天日。展廳里的這幅《花神芙羅拉》即發現于古城中一所別墅的臥室內。花神身著絲綢,衣袂飄飄,盡顯曼妙嫵媚的身姿。中央美術學院教授、策展人李軍介紹,《花神芙羅拉》身上薄如蟬翼的絲紗就是來自中國的絲綢,古時《羅馬文獻》曾記載過中國絲綢的奢華貴氣。

這幅壁畫創作于公元1世紀,而此時的中國正是漢代。漢代中國的絲綢織造技藝已達到極為高超的境界,出土于新疆的漢代蜀地織錦護臂“五星出東方利中國”迄今仍令世界嘆為觀止。本次展覽展出的是同樣出土于新疆的彩繡云紋香囊。刺繡因較織錦更為費工,所以更是成為貴族才能享用的奢侈品。漢代的刺繡技術很高,繡工在飛針走線之際,還會對底樣做出適當的修正。刺繡的題材也很豐富。這件香囊在深色面料上以紅、黃、綠色絲線繡出花朵紋及變形云紋,繡工相當熟練。

  如同絲綢之于西方,乃貴族專享之物,玻璃之于中國,也是權貴的專屬品。作為西方舶來品,在當時的中國能享用玻璃器物的,絕非一般人。展柜里有一只北魏時期的網紋玻璃杯,以現在的眼光看,它確實其貌不揚,卻有非凡的身份。專家說,它是東羅馬帝國時期黑海北岸地區產品。它出土于河北省景縣北魏封氏墓群,而景縣封氏是南北朝時期北方的名門望族,其勢力之強,非一般家族可比。

2、這是一條認知東方的探索之路

中國發明的指南針和羅盤在傳播到歐洲之后,不僅極大地促進了歐洲航海的發展,也開啟了海上的“絲綢之路”,打開了通向富庶的東方世界的大門。

展覽用出水的沉船殘骸,以及水下考古發掘的大量沉船瓷器、金銀器等貨物,比如出土于“南海I號”的德化窯青白釉印花六棱執壺,再次見證了昔日繁盛熙攘的海上貿易。而一只收藏于意大利威尼斯圣馬可教堂的宋代陶罐,又為之添上一個證據。陶罐胎體較厚,施白釉,周身裝飾蕉葉、纏枝花卉等四層印花紋,是典型的福建德化窯產品。舊傳它是由馬可·波羅帶到威尼斯,因而被意大利人稱為“馬可·波羅罐”。專家說,實際上更可能是威尼斯人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從君士坦丁堡帶回。

馬可·波羅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中的作用無可替代,他的《馬可·波羅游記》成為西方了解中國的寶典。展柜中有一幅《盧溝運筏圖》畫軸,繪于元代或明代,作者已無考。它描繪的是北京永定河盧溝橋附近水運繁忙的場景。畫面中央為一座十一拱橋,望柱上雕刻石獅,與盧溝橋今貌基本一致。馬可·波羅曾在其《游記》中專門記述過此橋。正是通過馬可·波羅這樣的旅行家,西方對于東方的認識也從“尋找伊甸園”的想象變成更豐富精彩的現實,對于世界的認知也從“四海”擴大到了“七海”。從這些往來于歐亞大陸兩端的商人、傳教士和外交使節留下的各種史料中,勾畫出一個真實的東方國度,也體現出這些早期文化使者的重要作用。

3、這是一條文化交融的互鑒之路

在歐洲東行者的眼中,帝都壯麗的建筑、美麗的陶瓷、動人的書畫和工藝品,以及多民族多元文化的豐富多彩,如旭日東升時的七色霓虹般絢麗。他們無法克制地將各種精美的陶瓷、絲織品等帶回自己的國家。

這些隨著馬可·波羅們的行囊遠赴西方的東方物品,在意大利產生了什么作用?展廳里那些來自意大利的文物清晰地回答了問題。1575年制作的美第奇軟瓷罐,藍色纏枝蓮紋與半透明玻璃釉呈現出一種白地藍花的效果,明顯模仿中國青花瓷,但由于燒造溫度以及材料的局限,燒成的并不是硬瓷而是一種“軟瓷”。

東方的絲綢是西方人孜孜以求的商品,上至教皇,下至畫師均對東方絲綢情有獨鐘。絲綢成為教皇的收藏,更是文藝復興藝術大師們筆下的母題,無論是絲綢紋飾,還是絲綢作為補子的用途,都引起了西方人的紛紛效仿。14世紀,文藝復興的先驅者之一喬托·迪邦多內創作的《圣史蒂芬》,擁有一雙類似東方人的細長眼睛,帶有金色頭光,雙手持紅色精裝圣書;他身穿的鑲邊法衣胸前有方形裝飾,與中國古代服飾上的“補子”相似,可能受到了東方時尚的影響。

文藝復興時期的著名畫家薩諾·皮埃特羅創作的《圣母加冕》祭壇三聯畫中,圣母、耶穌和圣奧古斯丁皆著華麗的絲綢服裝;在背景的紅色帷幔和圣母的袍服上,還可以清晰辨認出鳳凰的圖案。公元14世紀,東方時尚流入歐洲后風靡一時,猶如鳳凰由東向西飛翔,翩然停落于這幅畫中。

文化的交往是雙向的,中國的文化同樣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響。廣東省新會博物館的《新會木美人》,其實是繪制在一對木門板上的油畫,可謂一件特別的展品。這門板上的油畫繪于明代,木板上畫了兩個真人大小的青年女子,雖然殘損嚴重,但從胸部能依稀分辨出漢式服裝,從其他部位還能發現西式長裙和袖口紋飾的痕跡。人物梳高髻,呈四分之三正側面,鼻梁高挺,具有明顯的西方人特征,與公元16世紀末楓丹白露畫派筆下的歐洲女性尤為相像。

100多年前,生長在英殖民地的英國詩人吉卜林曾說,“東方與西方從不謀面”,他認為東方與西方就像白晝與黑夜,只交替不碰面,可他忽略了,白天與黑夜可以交匯出迷人的晨曦與黃昏。兩千多年來,在絲綢之路上,東方和西方頻繁往來,互學互鑒,創造出大量美麗的景觀,而本次展覽只不過是采擷了其中的幾個畫面而已。

(本報記者 李韻)

  


精彩熱點

排行榜

版權所有:福建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 0591-83701727 郵箱:mast[email protected]fjskl.com.cn

閩ICP備15001769號

七星彩500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