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500期走势
您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科學在你身邊 >> 歷史學

英國近代城市公園的創新與特色

2018-06-2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鄭曉云

進入19世紀以后,隨著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進,英國城市出現了一系列社會問題,人口密集、居住擁擠、環境惡劣、犯罪增多、疾病流行、生活貧困,普通的城市居民對空氣清新、環境優美和秩序井然的新型公共空間有著強烈的愿望,城市公園應運而生。這些公園不同于以往城市中的“小花園”“后花園”或“皇家花園”,而是一種由地方政府利用公共稅收建成的新型城市空間,形成了最早的“市政公園”。

在英國,利物浦市是第一個建造具有“市政公園”性質的城市。在19世紀40年代初,利物浦市人口快速增長,其中伯肯黑德區的居住人口從1820年約100人猛增到1841年的8000人。面對居住擁擠、房屋破敗、通風不良的生活環境,1841年利物浦市議員伊薩科·豪姆斯率先提出了利用公共稅收建造公園以改善生活環境的議案。隨后,利物浦市政府向英國議會提交了議案,計劃利用利物浦市的公共稅收,在郊區建造一座向公眾開放的城市公園。1843年,英國議會批準了這一議案,伯肯黑德公園改造委員會成立,其建設公園的目標是給予市民“更多的健康和幸福”。在獲得批準以后,利物浦市政府很快行動,利用公共稅收收購了位于伯肯黑德區一塊不適合耕作、面積為185英畝的低洼荒地,啟動修建伯肯黑德公園的計劃。

1844年,利物浦市政府邀請英國著名園林設計師約瑟夫·帕克斯頓,由其負責伯肯黑德公園的設計方案。帕克斯頓在公園形態上遵循原有的自然風貌,設計了一條契合地形的環狀馬車道橫穿公園,道路沿線配置層次不同、形式多樣的景觀;針對公園地勢低洼的問題,按公園地形條件設計了“上湖”和“下湖”,開挖水面的土方在周圍堆成山坡地形,其中的湖心島為游人提供私密、安靜的環境;在草地、山坡、林間或湖邊,設計了穿梭而過的步行小路,還有幾處就地取材的“木構簡屋”,公園具有了英國大面積疏林草地的鄉村自然風格。帕克斯頓強調的“景觀湖、鄉村和觀賞的橋、假山、坡丘和蛇形步行道”理念獲得了廣泛的國際性回響,紐約中央公園的設計也體現了這種特點,影響了未來幾代城市公園的設計。在伯肯黑德公園四周,帕克斯頓還設計了面向公園的居民住宅,但住宅出入口朝向外部的城市道路。這種設計基于人性化的思考,打破了傳統城市道路的方格化模式,既便利了周邊居民與公園的聯系,也方便了居民與城市社區的聯系。

除了公園形態的獨特設計以外,伯肯黑德公園最引人關注的是對于全體市民的開放性,利物浦市是第一個為居民設計建造且依法免費開放市政公園的城市。伯肯黑德公園在規劃和設計過程中充分考慮了城市居民的休閑、運動需求,為當地居民營建了板球、曲棍球、橄欖球、草地保齡球和射箭運動的場地,還建設了軍事訓練、學校活動、地方集會、展覽以及各種慶典的場所。1847年4月,伯肯黑德公園開園,迅速引起公眾的高度關注,利物浦市民以此為傲,甚至以“人民公園”來贊美這個公園。

利物浦市開發的伯肯黑德公園作為一個城市公共空間,無疑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一方面,這種成功源于經濟上的收益。由于公園的吸引力而使周邊的土地升值,公園周邊60英畝的土地出讓收益超過了土地購買費用和整個公園建設費用之總和。另一方面,這個公園的建成改變了原有荒地的破敗形象,美化了城市環境,大大提高了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質量。這也是19世紀致力于消除貧民窟的改革家們信奉的理念,即城市公園可以改善居民的健康和生活,有助于緩解緊張的城市生活帶給人們的精神壓力,為工人階級提供了日常休閑的地方。

英國城市公園的建設引起世界其他國家有識之士的高度關注。1850年,年僅28歲的美國記者弗雷德里克·勞·奧姆斯特德參觀了伯肯黑德公園,他看到不同的社會階層成員在一起享有綠色植物和新鮮空氣,很吃驚地報道:“這個美麗的休閑場地永遠完整地屬于公眾,最貧窮的英國農民和女王一樣對其享有同樣的權利。”這位記者就是后來紐約中央公園的著名設計師和建造者。顯然,在那個時代參觀伯肯黑德公園的人大多會看到這樣一個事實,這個公園不僅有著優美的自然風景,而且隱含著巨大的社會意義。

在英國,城市公園很快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時代。19世紀40年代后期,曼徹斯特也開始為創造一個美麗的城市而行動。女王公園和菲利浦公園是曼徹斯特第一批城市公園。女王公園的土地原來屬于休頓家族,1845年園林設計師喬舒亞·梅杰參與了該公園的設計和改造工作,1846年曼徹斯特市政法團通過地方捐款籌資,以7200英鎊購得該公園,同年便向公眾開放。曼徹斯特的這些公園與伯肯黑德公園一樣,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私人公園,在功能上已有了新的內涵。曼徹斯特市議會對女王公園做了這樣的描述,“女王公園是位于曼徹斯特北部的幾個主要入城通道之一,該公園擁有一個很大的、平緩的綠色空間;這是一個擁有玫瑰園的正規公園,主要用于散步、舉辦社區節日活動、兒童游戲和學校‘追尋自然’活動的日常基地”。其后,英國很多城市政府建造城市公園,至19世紀晚期,僅倫敦一地就有大量公園建成。

與城市公園快速發展相伴隨的是體育運動的興起,英國城市公園的早期倡導者認為,“公園會促進人們加強體育鍛煉,幫助他們遠離疾病,而且自打不再從事諸如種地和打獵之類的體力勞動以后,許多城市居民都感覺要有地方發泄日漸積累的壓力”。喬舒亞·梅杰就是這樣一位倡導者,在其設計的女王公園中包括了射箭、擲環、保齡球和體育館等設施。在19世紀晚期,城市公園成為體育運動最重要的公共空間,1880年曼徹斯特的肖斯坦福特公園已有大量的體育運動設施;在19世紀90年代,倫敦的巴特西公園也已配備了板球場、足球場、草地網球場、保齡球場和體育館。

從近代城市的發展歷程看,英國的城市公園是一種公共空間的創新和探索,與以往相比有了明顯的進步。1896年,一個記者在《園藝家紀事》通訊中寫道:“寬敞的開放空間、設備齊全的運動場和花園,加上提供的座位,擠著數以千計的快樂男人、婦女和孩子與大自然親近。”很顯然,城市公園是社會轉型時期的產物,也是城市公共空間演變和社會生活方式轉變的結果。英國的城市公園不僅在形態上展示了鄉村自然的再現,提供了一種新型的公共空間,在功能上實現了公眾社交、聚會、休閑、娛樂、運動與教育活動相結合的理想,而且在內涵上體現了社會平等和尊嚴。這樣的城市公園不分種族、等級、性別和年齡,可以自由而免費出入,最終成為一種理想的城市公共休閑空間。

(作者:張衛良,系杭州師范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精彩熱點

排行榜

版權所有:福建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 0591-83701727 郵箱:mast[email protected]fjskl.com.cn

閩ICP備15001769號

七星彩500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