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500期走势

將“隔代照料”納入嬰幼兒托育服務體系

2018-06-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菊華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轉化為“人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對年輕女性而言,社會托育服務發展不足帶來的工作—育兒失衡就是她們面臨的主要矛盾。當前,女性的職場期許較高,實現家庭和事業雙贏的意愿較強。但是在過去30多年中,人的再生產成本回歸家庭,生育和工作似是“魚和熊掌”。這極大地制約了女性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全面兩孩政策目標的實現。探索符合國情的3歲以下托育服務體系及服務模式,將隔代照料納入該體系中,有助于補齊社會托育服務不足的短板,完善全面兩孩政策的配套制度安排,實現“幼有所育”的發展目標。

將隔代照料納入托育服務體系的必要性

目前,在托育服務總量不足、結構失衡、服務質量無保的情況下,祖輩已自發地成為嬰幼兒照料的主體人群。

約4/5的嬰幼兒由祖輩照料。不同研究因調查對象、調查地點、兒童年齡等因素之別,隔代照料占比存在一定差異,但至少一半以上嬰幼兒接受隔代撫育,有的地方高達90%。2016年國家衛生計生委“城市家庭3歲以下嬰幼兒托育服務需求調查”的結果表明,祖輩照料占照料者的80%,形成“4/5現象”(包括輔助性的日間看護)。

全面兩孩政策加劇隔代照料需求。中國人普婚普育,且生育一孩是家庭內在的剛性需求,但二孩生育則會權衡生育與職業發展之間的成本—效益。育兒成本居高不下,使得安全、便捷、經濟的隔代照料成為二孩生育的重要砝碼,是很多家庭的不二選擇。多地的調研都有一個共同指向:若有老人幫忙帶孩子,女性更可能繼續生育,反之亦然。

隔代照料“有實無名”。代際互惠是普遍現象,在延續傳統中實現家庭功能。隔代照料客觀上分擔了政府的責任,卻被視為自然形態和天經地義,其社會服務功能未受到政府重視,處于“志愿者”和“義務化”狀態。照料主體的基本權益也未受到應有保護,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老年群體福祉的改善。

隔代照料“有養乏教”。隔代照料既是兩代人的主動選擇,但也可能是迫不得已的無奈之舉。“隔輩親”可能導致老年人溺愛孫輩,憑經驗行事,養有余而教不足,難以實現父母“科學早教”之愿,代際之間難免發生沖突。

隔代照料“有心無力”。由于照料主體多年近花甲,而“過度育兒”之風更使嬰幼兒照料格外勞心費力。對于長孫,祖輩多自愿幫忙照料,但對次孫,祖輩因年事已高,健康狀況衰退,多有有心無力之感。老人若病倒,雙薪子女家庭“兩端”同時失守,加重子女負擔。同時,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的加深,延遲退休政策的出臺,部分年輕老人還要照顧他們的父輩,隔代照料更難以為繼。

隔代照料是符合國情的一種照料模式

將隔代照料納入3歲以下托育服務體系,是由中國歷史文化、家庭代際傳承和基本國情決定的,是符合國情的一種照料模式。

填補公共服務空缺。在現代社會,嬰幼兒撫育是一項重要的公共服務內容。但是,2017年中國人民大學四城市0—3歲托育需求調查結果表明,1歲前嬰幼兒入托比例為1.82%,1—2歲為1.48%,2—3歲為7%;3歲前有入托經歷的僅占4.29%,但有48%的家庭有此需求。因重建托育服務體系需較長時日,在過渡階段,將具有即時性和安全可靠性的隔代照料納入服務體系,是補齊公共服務短板、破解嬰幼兒照料難題的有效模式。

實現成本最優。部分私營托幼機構的“虐童”現象,加劇了家長的信任危機。對孩子安全和基本需求得不到滿足的憂慮,使家長不放心將不能清晰表達的幼兒托付于此。隔代照料讓孩子的父母省心、省力和省錢,能給孩子提供全身心和全方位的關愛呵護,并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年輕夫婦的照料負擔,節省托育費用,一舉多得。

推動家庭—工作平衡。當前,許多有二孩生育意愿的年輕人正處于事業上升期,二孩生還是不生頗費考量。美國的研究發現,因工作而犧牲生育的現象不斷增多,反之卻不然,導致在生育—工作權衡時倒向“消極側”。第三期全國婦女地位調查發現,在全職受訪母親中,約1/3因孩子無人照料而曾被迫中斷就業;已育一孩但不打算生育二孩的主要原因在于孩子無人照料。中國女性就業率從1990年的73%降至2016年的64%,一個重要因素是女性舍業從家。隔代照料有助于消解生育對工作的負面影響,推動育兒—家庭平衡。

助力“積極老齡化”和“健康老齡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著力發揮老年人的積極作用,把他們充分地“用起來”,而不僅僅是“養起來”。多種形式的“參與”是發揮老年人作用的重要途徑。老年人在退休前后會有較強的失落感和無力感,而參與孫輩照料或可為其提供一個實現自我價值的途徑。在實現家庭價值和社會價值的同時,也是推動積極、健康老齡化的重要支撐。

從多方面完善隔代照料相關政策支持

強化認識去“義務化”。家庭照料對嬰幼兒發育成長十分關鍵,歐洲在發展社會服務的同時,大力倡導家庭照料。中國的現實情況和歷史傳承都凸顯出隔代照料的優勢。為保證該模式的可持續性,須為其“正名”,通過“制度化”去“義務化”“志愿化”,承認其社會價值。全面肯定隔代照料在分擔政府責任、減輕政府負擔、降低社會服務成本和填補社會服務不足方面的必要性,在推動全面兩孩政策落地方面的重要性,在緩解女性育兒—工作矛盾中的緊迫性,為將其納入托育服務體系奠定理念基礎。

通過補償去“無償化”。一是為隔代照料家庭提供現金補貼。借鑒他國經驗,結合中國國情,因地制宜制定補貼標準,明確補貼主體、補貼對象和補貼條件。綜合考慮地區發展水平、人口年齡結構狀況、養老金水平、政府對正式照料機構補貼等多種參數,按月為照料者直接提供定額的現金補貼。二是采取靈活多樣的補貼形式。除現金外,亦可通過養老金、醫療保險等形式,補貼承擔照料者,使津貼成為改善老年人身心健康的手段。三是針對隔代照料的復雜性、欠穩定性、輪替性,實行以嬰幼兒家庭為單位的補貼制度或常態化的政府購買服務。

加強培訓去“經驗化”。提供有針對性的培訓項目,實現“育有道”。一是在社區開展早教培訓項目,從普遍的育兒煩惱切入,由淺入深、通俗易懂,講授與兒童互動、理性教育、嬰幼兒行為規范等方面的知識,提升老人科學育兒理念和知識。二是建立專業人員“精英”項目,先對受教育程度較高的老人進行系統和規范的培訓,再將他們納入培訓體系,引導他們進入社區進行宣教。同輩群體傳授知識,既可提高宣教效率和效果,提升老年人整體的育教水平,亦可減緩代際之間的沖突,有利于下一代的健康成長。

提供“喘息服務”去“疲憊化”。嬰幼兒照護是不間斷的勞動,照料者難免身心俱疲,亟須“喘息服務”。一是讓社區活動室成為隔代照料者的喘息之所,鼓勵老人將嬰幼兒帶到活動室中,由志愿者或相關人員提供臨時性的照顧幫助。二是政府購買社會服務,讓專業人員或有相關資質的志愿者上門提供1—3小時的入戶服務。三是育嬰師定時定點為嬰幼兒提供洗浴、喂食等專業服務。四是對照料者提供特定的醫療服務等。這些措施可為照料者提供短暫“喘息”之機,緩解身心壓力,提升含飴弄孫的樂趣。

總之,無論是基于情感性還是工具性目的,也無論是主動或是被動,隔代照料是3歲以下嬰幼兒照料的客觀模式,是“幼有所育”的重要保障。但是,它必須是祖輩的自愿選擇,不應受到其他家庭成員的強制,形成道德枷鎖;不應將隔代照料視為一種責任和義務,迫使祖輩放棄休閑娛樂和其他社會參與機會。若祖輩自愿照顧孫輩,公共政策應予以肯定和支持,反之則要尊重他們選擇的權利,而這種權利不應被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剝奪和讓渡。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全面二孩政策下城市地區0—3歲嬰幼兒托育服務體系研究”(17ZDA122)、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普二新政’下家庭友好政策與女性家庭—工作平衡關系研究”(71673287)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老年學研究所、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精彩熱點

排行榜

版權所有:福建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 0591-83701727 郵箱:mast[email protected]fjskl.com.cn

閩ICP備15001769號

七星彩500期走势 二四六天天好彩手机版—每期 飞艇六码不倍投怎么玩 飞艇计划精准在线网站 11选5教会稳赚任选七 三公游戏规则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能赢 抢21游戏规则 伯乐娱乐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云南时时平台